尼桑子

infp出没

杨尤,斩白我想看他们日常多于上床

蛇佐我想看大蛇丸和佐助开磁悬浮列车和恋爱历程

茂灵我想看师傅被徒弟吃的死死的,还有两人哲学意味的互宠(不,其实只想看mob开a,师傅作死)

雷安我想看虐杀和重口味的宿敌羞辱

而奇杰,只要有拉手枕头大战张嘴大笑背上书包一起旅行的场面我就大满足了,阳光星辰有时候都多余——他们是这世间美好中的美好。

大妈之家目前阵亡曲目如下:

地缚少年花子君

潘多拉之心

一拳超人

鬼灭之刃

火影忍者

……

如果没有超能力女儿真的


要死要死的



新鲜出炉的战陨蛇蛇!

当我某天突然意识到我的怜悯慈悲善良都源于害怕有朝一日遭遇同样事件的实质性恐惧的时候,便明白所有人类的本性都是布满利剑凶器深不见底的渊谷。

善良是颗发霉的纳豆,在最恶的菌群里发酵。

奶奶哒的助助【阿伟w原地爆破复活甲】

身高体型体重差异啥的根本就不是决定攻受的标准【平静抽烟】


【蛇佐/七夕贺】

短打

清风与蝉鸣缠绕着星空下的蛇窟,夜色如河湾,静静流淌在渐消的暑气中。

“所以今天回来得真的很晚呢,佐助君。”在蛇窟不远处,大蛇丸一边跟在刚回来的佐助身后一边说,“b级任务对你而言不需要这么久吧。”

“好烦。”

虽然得到的是这种态度无礼的答复,但大蛇丸丝毫不觉得佐助过分。就像大蛇丸习惯用询问日常事件的行为表达关心,佐助也喜欢用态度表达关系的亲疏。

只对亲近的人态度恶劣这是佐助的情感表达方式。就像一头多疑的豹子,不断用最凶狠的招式试探着对方的承受界限,等对你完全信任才会收起尖牙利爪

大蛇丸不觉嘴角上扬一下,那是不同于平时谋略得逞但是又绝对胜券在握的笑容。

“那么辛苦了,佐助君。晚饭已经让兜送到你房间了,今天有番茄。”

一味前行的佐助此刻忽然停住了脚步,惯力让大蛇丸差点碰倒在他逐渐厚实的后背上。鼻尖堪堪擦过满是泥尘的布料。

大蛇丸揉揉发痒温热的鼻尖,不觉微微仰头看着少年感叹:营养摄入果然过高了么。

“我房间到了。”佐助说。

“那么晚安。”大蛇丸怔了一下,才转身离开。

“等等。”佐助说着朝停住脚步的人抛过去一件物什,大蛇丸头也不回地接住了。

一个迷你版的白蛇挂件,娟秀端正的字体一看就是出自佐助手笔。

“护身符?”大蛇丸回过头时刚好佐助正好对他关上门。

“下次不用等我了。”顿了下,他又接着解释,只是语气柔和了下来,“到处都是埋伏的忍者。”

大蛇丸读懂了温柔体贴善解人意的佐助的言外之意:外面很危险,我很担心。

佐助利落关门,脱了鞋子,自动忽视了门外突然回过神大喊大叫的大蛇丸。

“佐助君我太感动了,我一定要当你的面表达这份喜悦!”

“开门你将收获霸道冷酷妖蛇一只。”

“屋里空调坏了我来给你凉凉身子我要进去15551”

……

佐助面无表情地拿起筷子,在满饭盒黑色中夹起一坨黑乎乎不明物体,面无表情地咽下去,然后又一坨。

直到——

“我保证再也不用蛇做了佐助君放我进去吧!身边没有你我睡不着啊15551!”

头顶天雷滚滚的佐助折断了筷子踢开了门,捂着大蛇丸的嘴把他拖进屋子。
“变态!闭嘴!不然灭了你。”

虽然过程坎坷,但大蛇丸终于如愿以偿地和佐助度过了和谐(划掉)一夜。

木叶派来清算实验器材账目的兜黑着眼圈表示他什么都没听到,包括隔壁半夜出现蛇的‘嘶嘶’声。
“建议增加蛇窟防声设备预算……???”
鸣人脑袋里全是问号。
“再问辞职。”兜推推小出黑眼圈一圈儿的眼镜坚决不让步。

我吃的都好冷,冷出北极圈,冷到绝对零度——比如蛇佐。粮食比金刚钻稀有一万倍,质量好的太太堪比宇宙级可爱的宝藏大熊猫……不,是鸽子,更新总量半年个位数…

勤奋如我,每天坚持捧碗,见缝插针产粮卖惨吹彩虹屁也依然拯救不了tag页面的短小——即使腿肉占了大半(心疼我自己)

我吃我自己能吃饱吗?并不能。但是总比饿死强那么一丢丢(顽强微笑流泪)

好了,我只是想说过些天肝杨尤(这个好像比蛇佐还冷还古早hh(不准哭)
但我喜欢又有什么办法(摊手)

(我好恨infp,特么自己都不明白自己h说的话啥意思

木叶忍者时期大概是蛇叔的颜值巅峰了吧
太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