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桑子

有容奶...呸,乃大

【佐鸣】suningest

#SM
#ooc【伪】
1

“我会死的。”
“……”又来了!
“你不爱我的话我会死的。”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到底要我说多少遍你才会相信我爱你!”佐助崩溃无比地扯着头发,凌乱发丝下的两只黑眸染上浓重的血色。
蜷坐在沙发上的金发少年抬起头,平静又无神地注视着怒火中烧的男人,整个人仿佛尘封已久,两只无神的蓝眼睛溢出无尽的黑暗。
“所以快点……”
“闭嘴!!”
“砰——”佐助狠狠踢开两人面前的茶几,甚至拿出打开保险栓的枪抵住少年张和的嘴唇。
可是——
少年说着抬起一只手,十分平静地抚上佐助正在持枪颤抖不已的手,微微抬头,两旁脸颊的猫须让他此刻更像.一只渴望得到抚摸的猫咪,他一字一顿,“弄疼我,划伤我,绑紧我……”
佐助咬着牙,眉头皱的更紧了。
“……爱我吧,佐助。”
少年整齐地八颗洁白的牙齿,他在微笑,讨好又平静燃烧着期待。
佐助紧咬嘴唇,和他对视,片刻移开目光,“鸣人,我……我做不到,我明天带你去看心理医生……你疯了?!住手!”
“砰——”
混乱中,也不知是谁扣下了扳机。
子弹刚好擦过少年的额头,留下一道殷红的血痕,触目惊心,佐助扔开枪,一身冷汗,惊骇未定,刚想发火,就看到沙发里的少年瑟瑟抖成一团,整张脸色惨白如纸——恐惧。
“不要……不要去那里…我不要去那里。”
佐助绝望了,片刻后,他攥紧拳头,面如死灰,机械般轻轻弯下腰,舒展开的拳头在少年脖颈间缓缓用力,收紧。
发间露出两只木然冰冷的眼睛。
少年开始在他双手间挣扎,他发出呜呜呜动物般的声响,渴死一般拼命张大嘴巴汲取空气。
“难受吗?”
“难……难受…”
“痛苦吗?”
“痛……”
“喜欢吗——?”
少年拼命点头,这让他更痛苦,眼角留下生理性的泪水,然后他举起双手,佐助明白他在向自己索求一个拥抱。
“哼,”佐助听见冰冷到陌生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谁准你擅自索要了?”
少年触电般收回手臂,又忽然明白过来佐助的用意,于是那双张大的眼睛,流露出困惑,痛苦,惊喜,享受,迷乱……以及更多莫名的情绪。
可是那双眼睛此刻无疑是漂亮的,闪亮的耀人。
那是重逢以来,佐助朝思暮想无比怀念的眼神——如琥珀,如太阳,如万千星辰一般耀眼绚丽的眼神。
看到没有?
只消一声不怀好意的斥责,一分三十秒的窒息,就能让它重放光芒。
之前他可是为此头痛了整整半年!
真令人嘲讽,万般呵悉心照料掏心掏肺对他对你你猜疑不定,伤害碾压他就却对你百依百顺。
“对……咳咳……对不起。”单人沙发上,垂着双手无力的少年仰着头跪起——原来自己刻意弯起的腰身已站直。
那是一种毫无意识的绝对的掌控和暴虐。
居高临下,万劫不复。
可是你为什么要道歉呢?向我向爱人索求拥抱不应该吗?
“呵。”佐助舌尖扫过他嘴角,松开一只手,托住少年后脑吻上去。
两人唇舌交缠,少年拼命地从他口中掠夺空气,使这个原本热烈的吻更激烈了。
一吻结束后,少年用颤抖不已的身躯主动抱住他,气喘吁吁:
“我……我爱您。主人。”
恍惚中,佐助听到自己心脏裂开的声音。

评论(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