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桑子

有容奶...呸,乃大

[蛇佐]漫长的假期

                   【蛇佐】漫长的假期

#蛇佐日常,私设,激情产物
#OOC是不可能的,有ooc也没办法,粮少舍不得虐只想甜

  “我们毫无秘密,毫无羞愧地相爱着,而且,我们愿意永远这样相爱。”
                                                                    
01
还有三秒。
大蛇丸把最后一汤匙药粥放进嘴里,扬起嘴角,陶瓷与牙齿磕碰出细微的响动。
餐桌对面结束狼吞虎咽的少年猛然起身,端起餐具往门外走去,一瘸一拐,可速度并不慢,蓝色上衣破烂的地方露出染血的绷带,少年一声不吭,可抿成一条直线的嘴角表明他极力忍耐的是剧痛。
“佐助,还差最后一道汤,今天、、、”
“如果是说多吃点长身体那种毫无意义的鬼话趁早闭嘴吧。”佐助面无表情。
“今天我特意让兜在厨房炖了云之国的闪鳞、、、、”
“少多管闲事。”连拒绝都这么毫无波澜。
接连被打断两次的大蛇丸没有生气——至少看起来是这样。
他双手一合,十指交叉放在嘴前,笑眯眯地吩咐站在身旁的人:“兜,最近的佐助君的训练强度过量,吩咐所有实验活动暂停,封印全部训练场,直到佐助君身体康复。”
兜应声而去,消失在原地。
佐助闻言转身,黑色瞳孔瞬间被怒气染成血红色,急迫吼道:“大蛇丸,这根本不算什么!训练!快点安排训练!”
闻言,大蛇丸睁开眼睛,将半边脸埋入黑暗中,晃动不安的烛火将剩下的那只金黄瞳孔衬得寒光四溢,盯得佐助心里发毛。
蛇吐着分叉的舌头,喉间发出沙哑低沉的声音在这不见天日的地下室里嘶嘶作响:“佐助君,来到这里的半年间,你有哪一次成功违抗过我的命令?”
蔑视,刺伤自尊的蔑视。
霎那间,查克拉雷光电闪,炸裂的低鸣声游走在整间屋子。
看起来佐助像一头完全爆发张开獠牙的小兽,稚嫩的,愤怒的,美丽的。
大蛇丸依旧嘴角弯弯笑眯眯,双眸却是冰冷嘲讽。
与他对视,佐助在他眼中看见了自己——小小的一个光点,犹如夜空浩瀚中的一粒灰尘。
微不足道。
小兽落败,极不情愿地重新回到桌前灌掉桌子中央那碗色味难以描述的汤,喝一半,流一半,所幸,碗够大。
“乖孩子。”
大蛇丸咧开嘴角,尖利的獠牙在烛光中闪烁出刀锋一样的光芒。
风落无声,此刻,地面上空,过厚的云朵将天空染成沉重的银灰。
第一片纯白落在枯朽的枝干上——与之相伴的还有纯净的冰凉。
实验室前,大蛇丸大大地打了个哈欠,输进密码,愉悦地看着堆满大大小小实验台上奇形怪状的实验器皿:真是久违的假期啊。
02
腹部被苦无戳穿几个口子的感觉实在不怎么美观,狰狞的点状伤痕看起来就像是被什么猛兽给咬了几口。
佐助紧皱眉头:一周能恢复吧。
兜推着眼镜,看着坐在床上艰难换绷带的少年。
“佐助君有什么打算吗?”
“。”
“喂喂喂,佐助大人这可是十分难得珍贵无比的休假啊。”兜做出一副痛心的表情,“这年纪男生的话都会去找心仪的女孩约会四处闲逛啊,苹果糖,庙会,金鱼还有浴衣啊、、、”
“啊。”
“真是的。”兜彻底没辙了,兜看着咬唇与最后打结作斗争的俊秀少年,“至少要求上去换下气啊,整天呆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任谁都要疯掉,你知道我每天要清理多少情绪失控自行了结的试验品尸体、、、”
兜自说自话,佐助充耳不闻,权当自己是个体贴的心灵黑洞。
“反正,无论要求多过分,大蛇丸大人最后都会答应你的。”
打结的双手忽然顿住,这句话就突然地撞进他心扉,就像记忆里午后的明亮阳光穿过窗棂,因为太过强烈让人难以直视。
走神的后果是最后几下绷带缠得七扭八歪,幼稚园小孩子的手工都会比这精致规整。
“违抗命令的话一次也没成功过。”佐助想着早上以及之前无数个类似的人身威胁,反驳着。
可连他自己都没注意到这是第一次正面对兜做出回应。
愤愤穿上大蛇丸准备的新上衣,一模一样的半长短袖,背面纹有宇智波家徽。
该死的合身。
兜勾起嘴角。
03
只是个合身的备用容器而已。
在很多个熄灭烛光对着黑暗天花板发呆的夜晚,佐助常常试着站在大蛇丸的角度定义自己。
所以,无论对自己多好都只是为了确保“容器”的质量。
所以忽略掉每天按自己口味来的三餐,相比其他试验品柔和太多的训练手段,自己受伤冲上来那张惊慌失措的表情,训练休息间从他口中冒出来的无聊冷笑话、、、、
全部忽略掉吧,连同大蛇丸本人一起。
——“啊,违抗的话一次都没成功过。”
——“那佐助君你真的想违过吗,大蛇丸大人的命令?”
     “以我旁观者角度看,你口中那些“命令”从来没有过一丝伤害你的意图,与其说是命令,不如说是关怀吧。”
“其实你根本就不想反抗吧、、不,用拒绝更恰当呢。”
“事实上你根本无法拒绝那份温暖,相反你还对此沉溺、、、、喂喂,这点即使你现在用千鸟掏穿我的心脏也无济于事呢~”
这算什么?!
黑暗中,佐助用手臂狠狠压住了自己的脸,如同小孩子藏明亮的萤火虫的光芒一般拼命捂紧手掌。
04
佐助想吃番茄,因为佐助不开心。
对,他来到据点的第二个月,才知道这里居然有番茄园。
是的,番茄长势喜人,在这暗无天日的地下。
一直敞开的番茄园区大门仿佛在说:随时欢迎佐助来啃。
05
谁也不能说明白,深更半夜迷宫般错综复杂的地下道路里,究竟是心事重重失眠闲逛的佐助撞到了兴奋到飘起来的大蛇丸亦或相反。
但这也没什么实质差别,一样是撞。
失去平日感知力的绝顶大天才和小天才惯性分开后就这么面面相觑。
小天才昂头咄咄逼人,大天才标志性扯起嘴角皮笑肉不笑。
谁也不愿意承认自己状态外丢了忍者基本功。
大蛇丸:啊,果然,我不在的时候这孩子才完全放松呢。
佐助:切,这老家伙平时都这样子?
柠檬味和尴尬在狭隘的走廊里飘荡,酸的两人揪心。
大蛇丸挑着嘴角,先开了口:“早啊,佐助”
之后慢条斯理地打量着他全身,笑容欣慰地点燃黄色瞳孔:“新衣服合身真是太好了。”
佐助点点头,“还可以。”
大蛇丸:“??!!!!”
大蛇丸愣在原地怀疑自己幻听。
佐助:.........
佐助认为对方不想和自己说话立刻高冷地目不斜视,掠过他身旁,不留痕迹结束尬聊。
大蛇丸整理了下自己打结的舌头:“那么提前晚安佐助君,半小时后守卫会带你回卧室,睡太晚会影响身体发育。”
“、、、、”
“佐助君?”
很久之后,久到大蛇丸觉得突然停下脚步的佐助转过身来大吼时,才听到一声重重地、不甘的回声:“啊,知道了。”
接连两句平和温柔的回复引起大蛇丸的极度不适,直到奄奄一息地‘待处理品’喝下新药的试验品苏醒过来,他还在怀疑自己转身看到的那抹几乎与黑暗融为一体、挥手道别的背影是不是幻影。
只有放松下来这孩子才会藏起锋芒露出天真的本性吗?对忍者而言这会给对手有机可乘的机会当然不是个好习惯,但对自己做出温柔回应的对方、、、
大蛇丸忍俊不禁,眯起眼睛,做出一个再正常不过、普通人一般正常表达开心的微笑:“超可爱的!”
试验品瑟瑟发抖:“谢谢...谢谢您、、大蛇丸大人???”
回过神的大蛇丸将剩下那半瓶药捏碎在手中,捂住半边脸,抬头大笑,沙哑低沉的声线颤动不已“真可惜啊,治愈类新药实验失败。”
试验品看着已经愈合完成的伤口:???
06
“佐助君,想去地面吗?”大蛇丸。
“冷。”佐助扒饭。
“那就今晚晚餐之后一起出发吧。”大蛇丸一本正经地沉脸笑。
“喂、、、!”
“我吃饱了。”你没有反驳的权利。
“、、、、、”
“兜,给佐助君准备下午的药浴吧。”
站在身后的兜全程笑得像个得逞的酒馆老妈妈,吓得佐助起了一身鸡皮疙瘩:“遵命,大蛇丸大人。”
07
零碎星光和大片雪花在深蓝色光芒中沉默着闪闪发亮,寒冷无尽,和漫过脚踝的纯白一起伸展向天边,旁边不远处还有一处带着风的残响的森林。呼出的热气立刻凝结成茫茫的雾,天地间毫无生灵的痕迹。
两人一声不吭,佐助在后,大蛇丸在前,耳朵里除了脚底踩下积雪咯吱咯吱的声响,就只剩自己的心跳声。”
打破沉默的依旧是科学家大蛇丸:“对忍者而言这真是修炼的好天气啊,这种寒冷刚好能调动你全身血液和神经、、、”
“喂、、闭嘴”浑身发抖、只加了件斗篷的佐助发着抖满头黑线,再也忍不住了:“脱下你那身厚的过分的衣服再说风凉话吧!”
裹成一团的大蛇丸无辜地整了整身上各种动物皮毛以及厚斗篷,惋惜道:“不行不行,年纪大了,没你们年轻人耐抗。”、
握紧拳头的佐助忍住了打人的冲动,实实在在地冲人开了一发‘豪火球’。
大蛇丸扑灭燃烧的衣角,不住赞叹:“精准控制和查克拉量都长进不少啊。”
啊,又来了,这种恰到好处出现在恰当时机的肯定。
佐助讨厌大蛇丸,他自己这么认为。
因为他总是会给你所需要的一切,无可挑剔,完美无缺,这让佐助觉得自己时时刻刻被当成孩子耍。
即便如此,他也无法拒绝此刻大蛇丸手中的番茄和加厚保暖服。
看,那男人上扬的眉毛中露出掩饰不住的得意:我知道你会需要的。
这是让人难以拒绝的关怀,狠狠地,像一块巨大的石头砸得你喘不过气,虽然不悦,可你知道这能给你遮风挡雨,在找到更好的场所之前,你只能接受他沉重的庇护。
“佐助君,13岁的少年都爱耍酷要风度,可是你不一样。”
他说:“因为,佐助君你是我在这世上无可替代唯一的容器啊。”
啊,果然好讨厌他!
正面反抗的话结果会如何呢?
这样想着,佐助挥动手里剑斩碎那套保暖服。
08
自己绝不是那种扭扭捏捏因为一句话就闹别扭的无脑蠢货。
绝对不是!
“叛逆期终于到了...吗。”大蛇丸这样说着转身离开了。
09
为什么 为什么
来恐吓我啊,来威胁我啊。
像平时那样!
混账!
然而这明显的挑衅还有沉淀良久别有用心的正面忤逆,换来的不是绝对的反击和物理惩罚,而是两人间拉长的距离。
大蛇丸只身消失在枯林苍寂中,离开了佐助。
10
佐助仿佛一头嗜血发狂的野兽,横冲直撞,嘶吼着把周围能毁的全都粉碎,石头、灌木、那片树林外周的树木。
最后查克拉用尽,气喘吁吁倒在废墟上的雪地上,筋疲力尽。
星星稀疏地在空落落的天空上闪亮,旋转的雪花落尽在他眼里,融化成水,清亮亮地从眼角淌出来。
佐助拼命用手臂压住眼睛,颤抖的身躯依然出卖了那份隐密的,炽烈的、不为人知的什么东西。
是什么呢?
佐助陷入沉思。
“情绪发泄到此为止,”突然现身的大蛇丸在视线,低头凝视着他,长发拂过佐助鼻尖,痒痒的,混着雪和泥土的清新钻进他脑海“雪之国是唯一一个在冬天举行庙会的国家。”
“雪之国的烟花可是很有特色啊,佐助。”
他身后星光万丈,对茫然无助的自己伸出手,轮廓分明的脸庞露出神祗一样的平和包容一切的神情:“跟我走。”
于是佐助握住了那只手,紧紧地,像溺水的人抓住救命稻草。
11
虽然做足了伪装,庙会中还是遭遇了袭击,查克拉几乎用光的佐助没怎么挣扎就被一群人掳走,大蛇丸召唤出的万蛇掀了整条街,那群人负隅顽抗失败后交出佐助,当场服毒自尽。
毫无疑问地单向碾压,赢得很轻松,佐助除了被当人质恐吓大蛇丸时,脖子上划破了皮,也没怎么受伤。万蛇吞了几个尸体嫌冷就地消失,并且要大蛇丸发誓下次要给他三倍人数做补偿。
大蛇丸本人却发着抖四处从死人身上扒衣服穿,惊慌失措,自己那身追人太碍事,早就丢掉了。
蛇是最怕冷的,佐助在实验室里研究过蛇类生物,温度低于零度以下,蛇会死掉,所以一到冬天,蛇都会在地底冬眠。
即便如此,那人还是趁假期把自己带出来散心,哪怕自己恶言相向,也毫不犹豫地朝自己伸出手,能留在这么温柔的他的身边真是太好了。
佐助有点感动。
可是看到大蛇丸哆哆嗦嗦地喊着‘衣服衣服’快把自己打扮成五颜六色的小丑百年难遇的滑稽一幕,不觉笑出声。
先是两声清清冷冷的笑,接着是属于少年清冽放肆的大笑。
和此刻穿过云层突然扑向地面的阳光一样,让人移不开眼。
愣住的大蛇丸觉得这是个奇迹。
少年笑起来后,整个人连同空气一起变得暖洋洋的,心里比佐助被掳走前吃掉的那半个苹果糖还要开心。
光芒洒满大地,眼前的世界从未如此明亮过,让他觉得能与少年相遇也是个奇迹。
大蛇丸好好地回应了对方的嘲笑:他拿起一件还算完好的厚外套,蹲下身,微微抬头与他对视,双手围过少年,把外套披到少年身上。
“小心感冒,佐助君。”
佐助看着对方冻得发青的脸色,心里像豁开一道口子,忽然很想丢下一切抱住这人大哭一场。
“想哭的话尽管哭吧,这里没人哦,佐助。”
“太冷了而已,少胡说!!”佐助笑着抽抽鼻子。
12
如果能永远一直留在他身边就好了。
大蛇丸了解关于自己的一切,那些隐秘的小喜好,招式特点,那些深藏心底见不得人的仇恨,不堪,痛苦,小小喜悦,懦弱、、、、
无论何时,那个男人总是能准备无误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需要什么并迅速兑现。
那么自己了解那个的男人多少呢?
恶趣味,变态,实验狂热者,天才,以威胁人为乐。
还有、、、那份仅仅对自己展现的温柔。
不,这些还不够,他还想更多、更多地了解那人,想知道他喜欢的食物,他害怕的东西,小怪癖,出任务时喜欢穿的衣服,睡前会不会吃夜宵,还有那些奇奇怪怪的实验,完完全全,彻彻底底如同他了解自己一样。
为什么呢?
刺骨的凉意把手冰得通红,可即便这样,一想到这些都无法平息的剧烈心跳到底是为什么呢。
13
最后一滴佐助、、不,麒麟兽血。
砰!失败。
二十五滴高锰酸钾、十三滴云之国、、云之国老爷泉再加上一个佐助君、之后是七个佐助君
完成 !
滴入液体的试管又又又炸成碎片,四处飞溅。
大失败。
大蛇丸漫长的天才人生中第一次经历照搬步骤战果惨败数次的实验。
他在实验室整整沉思了两个小时的结果:我出问题了。
14
医疗室,兜嘴角抽搐,一改平时的淡然自若。
“佐助君,请你再确认下,你背叛木叶来这里找大蛇丸大人的最终目的是寻求力量找鼬报仇、、、是这样的没错吧。”
“切。”
兼职心理医生的兜很职业地无视对方那声不屑,差点拍案而起。
“所以这和你来找我打听大蛇丸大人喜欢吃什么他的生日以及他的恋爱史有什么关系?”
“、、、恩。”佐助撇过黑着俩眼圈的俊脸,轻轻咬住嘴唇,苍白的脸上浮现出可疑的红晕。
“别妄想逃避!”兜痛心疾首,“振作点啊,佐助君,你可是大蛇丸大人完美的容器、、、”
容器!
又是这个词?!
发狠咬住的嘴唇溢满血腥味。
被隔离人群之外,自己拼命忍住即将冲破喉咙的呐喊的的窒息感他太熟悉了。
小时候,自己永远被哥哥的光芒掩盖,无论有多努力,父母都无法正视自己。
后来,忍者学校里,一大堆烦死人的同龄人对着自己指指点点地想靠近被称为“天才”的自己,但是没人了解真正的他,没有人。
再后来,第七班整个同伴也仅仅是无法深入的接触,当他们准备接纳自己时,自己选择了背叛。
至于现在,整个据点的人把自己看做完美的容器、、
我是宇智波佐助!不是容器不是其他任何东西啊!看清楚我是宇智波佐助啊!
喋喋不休的兜眼前突然杀气四起,雷光伴随着血红色恶魔的眼睛,一闪而过,凳子轰然倒塌,等他回过神,佐助手里剑就那么直直掠过他的脸,三分之二的剑刃直直没入地面。
“闭嘴——!!”
那声音起初是发狂地制止,尔后听起来是野兽压低的哀鸣,悲伤的仿佛冬天傍晚在小巷里静悄悄融化的雪。
“闭嘴...”
是孤独。
这感觉是孤独。
但在大蛇丸身边的话,就完全没有这种难过得要发狂的心情,眼睛和心情跟随那人的一举一动,很平静,很安心。佐助知道,无论自己做什么,他都会原谅并且答应自己,而且这个人永远不会背叛自己。
所以佐助可以无所畏惧地发火、吵闹,甚至撕咬。
仅仅被当做容器是不够的,他想永远留在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把他当做宇智波佐助的人的身边。
“你沦陷了。佐助君。”兜扶扶眼镜,扯开嘴角,镜片中倒映出佐助迷茫惊愕还隐约透露着一丝、、耀眼的理所当然,“你爱上大蛇丸大人了,对吧?”
15
兜把冒着热气的饭菜端上桌。
兜原封不动地撤走菜。
嗯,很完美。
整整一天,两个当事人都没有露面。
昨晚佐助前脚走大蛇丸后脚来,开门见山:都是佐助君的错。
兜:纳尼?
大蛇丸:一想到他那张可爱的脸就心跳加速,药剂剂量也不觉出错、、、兜,给我点脑清丸,最近太累了。
兜在心底冷笑一声,从箱底翻出来几本封面可疑的书,递过去。
大蛇丸:这是什么?
兜扶扶眼镜:《亲热天堂》,出自自来也大人的18X系列大作,据说很畅销哦~
大蛇丸:兜你变了,你不再喊大蛇丸大人了。
兜:我吃醋了。
母胎单身57岁终身献给科学研究和佐助的大蛇丸:调味料也能对人心情有所影响吗,有意思,从日常生活点滴萃取科学真理、、、
兜忍无可忍一把把人推出去,碰地甩上门:食用愉快!
大蛇丸:叛逆期这东西还能传染?
16
青子君褪去衣衫、、、
青子、、佐助君红着脸吻住XXX柔软的嘴唇,吮X吸、、、
佐助君面色潮红,熟透的两颗樱桃、、、、
佐助君口中吞吐灼热、、
、、、、、、、、、、
                ——以上出自大蛇丸脑补版〈亲热天堂〉
看到这里,大蛇丸扔掉书带着衣服就跳进药浴池。
好热好热好热,大蛇丸感觉药浴池的水位正飞速下降。
糟透了,这是什么情况,和《亲热天堂》男主一样翘起的某物现在该怎么办?这种情况要怎么处理?!满脑子都是佐助怎么办?!
是的,没错。
大蛇丸是令忍界闻风丧胆的科研天才,也是个没有任何经验的、处男。
灵魂年龄57,身体年龄19。
17
无论何时,大蛇丸都选择忠于自己,哪怕是欲望。
比如他想得到佐助,于是不择手段搭进四个高手手下还有一个绝对精英替代品也要把他夺过来。
比如他不忍心看佐助受伤,于是暗下里调整训练强度。
比如他觉得佐助太累太瘦了,于是每天早上都会亲自选材熬制各种奇怪的汤,虽然味道、、、
比如他想让佐助开心,于是吩咐人拔光自己喜欢的苹果树种上番茄。
比如佐助讨厌吃甜品,于是厨房里多了一道不准加糖的禁令。
他想对佐助好,于是就对佐助很好。
他现在想见佐助,但是他不能,佐助绝不会喜欢这个想和自己发生书上那种关系的。
他现在又有了新的欲望:要让佐助永远陪在他身边。
18
“喂,你说从明天起恢复训练,以及”第二天一早突然闯进屋的佐助看着顶着一头乱糟糟长毛的大蛇丸愣了一下才继续,“你要退居二线让兜做监督是认真的?!”
“兜认真负责,而且心细聪明,完全有胜任监督的资格,况且你现在实力还在兜之下。”
“不,我问你究竟是不是认真的?!”
大蛇丸暗哑的声音听起来比平时深沉几分,“我什么时候欺骗过佐助君?”
“、、、切。”
不同于平常,微微一愣的少年微微偏转的头摆出几分失落,尔后,忽然抬头,豁出去一般说道:“不练了!不是你指导的话我背叛木叶来这里有什么意义?”
随后跟来的兜气喘吁吁推开门,“很抱歉,佐助君他擅自...、”
“不是你的话就不行!没错就是非你不可!和我一起训练一起吃饭一起睡觉啊!”少年白皙的面庞因为激动染上红晕,嘴唇向上嘟起,因为底气不足斜视的眼睛使他看起来很、、、诱人。
——芬芳甜蜜的桃子味在嘴里弥漫开、、啊,是想象的味道
                                           ——以上出自《亲密天堂》
兜:...
大蛇丸毫不犹豫把自己蒙到被子里:“兜!把佐助君关进房间,让他冷静一下。”
“喂!大蛇丸!给我说清楚...呃。”
“佐助君,抱歉。”兜一针扎昏了佐助。
佐助应声而倒,大蛇丸立刻从被窝里钻出来,跳下床,夺过佐助:“我来吧。”
兜:、、、、、
呵,大猪蹄子。
“在我看来,比起什么时候训练,佐助君更在意和谁一起训练。”兜抱臂靠在墙壁上。
“兜,他还只是个孩子。”
“不是孩子的话就可以和你同床共枕了,是这意思吗?”兜笑得很悲伤,清澈的眼底藏了世纪末日的惊涛骇浪,“他可是被亲自选中的容器。”
“、、、、兜,佐助来基地的当天我应该规定过谁都不准对佐助下手,你无视这条命令、策划庙会袭击的事我可以当没发生过。”
那人说着,缓慢又小心翼翼地抱着佐助迈着脚消失在走廊,从头到尾,都没转身看过自己一眼。
19
有很多事无法用科学解释,例如一见钟情。
20
当天下午,兜只身一人离开这里去了北方基地。
大蛇丸被迫自愿做回佐助指导。
21
漫长的假期结束了,又重新恢复每天的两点一线,训练,睡觉,吃饭。
看起来和往常一样,但是有一些细微动荡的悄然发生。
偶尔,大蛇丸醒后会在自己床头发现蛋糕和和果子。
西红柿园里渐渐多起来的苹果苗。
越来越少的反驳,当然,还有无数个少年自以为没有被发觉的早安吻。
“再来一碗,大蛇丸,今晚我要睡你房间。”
“噗——!”
“我还只是个十四岁的孩子,跟师傅一起睡、睡一张床上怎么了?”
大蛇丸抿起嘴角:你倒是别脸红啊。
“这样也无所谓,说起来你这具身体迟早是属于我的东西。”
“提前准备别的容器才明智。”换上白袍少年摔下碗,眉宇间有了凌厉的神色,抬头,挑衅地盯着对方,满脸嘲讽地扬起嘴角:“昨天我召唤万蛇成功了,草雉剑也很顺利。”
“我知道。”
“...”佐助面无表情地拿起番茄,一边啃,一边盯着大蛇丸。
大蛇丸急忙补充道:“你真是了不起呢,佐助君。”
“之后有什么打算吗?”佐助心底乐滋滋地转移话题。
“?”突然被毫无征兆地问出来完全不明所以的问题啊。
“就是...我打败你之后,有什么打算吗?”佐助做出出一副大爷的姿态,宣言“喂!你别误会啊!大蛇丸,我觉得你根本就不可能占有我身体的啊!而且以防万一,提前筹划总是不可或缺的...”
少年略显挺拔,仓促慌乱又一本正经解释的样子很可爱,大蛇丸单手撑下巴,看的津津有味,最后连对方说话的内容都模糊了,只是觉得,少年清清冷冷又带点拖长鼻音的声音真好听。
“喂!你有在听吗?!大蛇丸?!”
佐助两手搭在桌沿上,身体前倾,面对面质问对方。
四目相对,空气中弥漫着昨天佐助从地面上带来的清酒香气,那是发酵良久的人间美味。
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大蛇丸拉过那张送到眼前日思夜想的脸,吻上去。
佐助一阵惊愕,闭上眼,颤抖着,顺从地张开嘴。
贪婪而缠绵,一个深吻。
淡淡的阳光飘落,第二个冬天就要来临了。

评论(13)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