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桑子

有容奶...呸,乃大

〖蛇佐〗

对大蛇丸来讲,冬天的回忆无疑是幸福到让人落泪的:终于可以理直气壮地睡到第二天日上三竿大地回温......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因为他无法拒绝天不亮就拿着梳子温柔(大蛇丸视角)出现在自己床头的佐助:你先眯着,我来梳,不能让训练耽误你睡觉(狠拽梳子)呵
大蛇丸睡意全无双目怒瞪抽冷气:嘶┯━┯!!!!!
背后的佐助这才斜扬起嘴角,一下一下放轻了力度。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三九第一天,天寒地冻,整个早上大蛇丸都团在被窝死不露头,三百六十五℃无缝隙,佐助扔掉梳子:算了。
大蛇丸迷迷糊糊的睡去,他太冷了也太累了,然后他做了梦,梦里前半段一个人掉进深雪的冰渊,失去知觉时突然在火炉前烤火,炉火飘在自己胸膛前,很亮,很温暖,整个人都暖洋洋的,而且,火越来越炽热,火光越来越大,自己快要融化掉了.........
大蛇丸猛地张开眼,往视线下飘。
埋在他怀里的佐助微微歪着头,愣了愣,冷淡无比地招呼:温度比冰块还低。
睡衣不知何时被人扒去,目光一直在耳朵贴上自己胸口的凶手脸上僵硬着,他觉得口干舌燥:佐助君...
“心跳正常。”他挑挑嘴角,目光上扬,琉黄色光芒在玉脂般的皮肤上流转,像是淋上了上等蜂蜜,香气四溢的错觉快让对方狂乱了,他很满意大蛇丸深沉的瞳孔,继续刺激着,“这样已经不能算人类的身体了,怪物。”
“这身体还有致命缺陷。”大蛇丸翻身压住对方,“呼吸不畅,运动机能暂时性丧失。”
“所以?”
他用右手蒙上佐助的双眼,吻上去......
眼皮凉凉的,周围响起的呼吸灼热又沉重,扑面而来。
“需要锻炼,还需要你。”

于是。
一周之后的佐助揉着腰坐在三层垫子上:“...怪物你给我轻点(▼皿▼#)!!”
“是,是。”
大蛇丸一边揉头安抚着炸毛,一边继续放轻梳头的力度。
“因为你烦人的冬眠期训练已经停了!得加快...嘶\┯━┯”
“怎么了,佐助君?”
“闭嘴!非人类!”
还有什么比罪魁祸首明知故问一脸无辜亲切地表示担心更让人生气的了?!
“那,佐助君,下次就暂时不用蛇了.”大蛇丸屏住呼吸,之后又非常没有诚意地问出,“好吗?”
事实证明,有。
“千鸟——!”

佐助觉得一周前自己爬上失去气息的大蛇丸的床的时候,脑袋一定冻坏了!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