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桑子

有容奶...呸,乃大

给佐助一封九等文笔情书[520贺文]

佐助吆:

那个……说点什么好呢,写字好麻烦的说,而且情书这东西也太肉麻了吧,根本就是个世纪难题的说~
……嘛,愿赌服输,放心吧,本大爷我的忍道可是一言为定!
啊,对了!
一乐大叔又开发新产品了,如果十二点之前文件赶完的话,我一定要去尝尝看!
还有,昨晚风太大,我忘记关窗户,结果今天早上发现文件飘了满屋。
太可怕了!
鹿丸整整为这事碎碎念了5个小时!什么“身为火影怎么连关窗户这点小事都会忘记?!”“万一机密文件飞出去被间谍看到木叶村会有大危机。”“啊,麻烦,为什么我要被派来照顾第七代你这样令人操碎心的火影呢?”“好怀念第六代。”等……诸如此类的!
结婚后他整日被手鞠碎碎念摧残,结果把火气撒到这里来了——我真是个不幸的上司啊。
哈哈,真是令人羡慕的夫妻生活啊。
嘛,抱歉,说点开心的事吧。
一乐面馆……
又是拉面!
……
……
没了。真的想不起来其他开心事了。
处理不完的文件,大事小事让人头皮发麻,你走后,连个听我随便抱怨的对象都没有了。
最近,一个人的日子越来越无聊了。
如果你现在在这里的话就不一样了,我们能一起去拉面馆,然后去终结之谷那里看向日葵,一起偷懒便装去看电影,一起喝清酒喝醉了就随地一躺,还有……
在一起就好,哪怕什么都不做,在一起就好。
就这样想着。
老实讲,笨蛋佐助,如果今天你不出现的话,明天就得去精神病院见我了。
因为,我想你想的要疯掉了。

………………
木叶村的七代目长舒一口气,打量了一番,甚是满意地说点点头。
这样哪算是情书啊,不够深情,不够肉麻。
刚封面上提笔写下:佐助收的字样,就被鹿丸一把夺过去。
鹿丸无视了鸣人的挣扎,一脸不耐烦地晃晃手里的“情书”“根据今天没有完成二分之一任务量的赌约,明天就要在影岩上对着木叶村全体宣读这个……”
“知道了!我会拼命的!”
“报告!”突然出现的暗部人员打断了鹿丸。
“说。”鹿丸鸣人两人突然严肃起来。
暗部都出动了吗?”
“影岩附近发生大规模群体暴动事件,疑似有人故意挑起混乱。”影卫沉重低下头。
鹿丸鸣人两人火速赶去现场,两人脑海里回荡着刚才影卫的话。
“由于现场参与暴动人员众多,吾等无法控制局面,十分抱歉。”
果然,影岩旁人山人海,把两人远远的挡在很远以外,比起鸣人任职火影那天过之而犹不及。
“看起来有点严重啊,第三次忍战以后还未发生过这样规模的,是不是……”鸣人开启了仙人模式,迅速扫着人群,许多年轻女孩呜呜哭着,这更让他不淡定了,当他把目光放到站在自己影岩头顶那个黑色身影时候,停住了。
“怎么了?”鹿丸皱起眉头,担忧地盯着愣住的鸣人。
风声和树叶间的阳光诗意地摇曳,远远的,风吹过来,鸣人的眼睛再也无法移开。
“吊车尾的…拉面也好,清酒也好,我都陪你。”
“我想和你并肩前行,想拥抱你,想触碰你,想站在你面前为你抵御一切风雨。”
“就像曾经为我那样做的你。”
“吊车尾的,我回来了,不会再离开了。”
“我爱你,一如既往,我希望你也爱我,一点点就好,其余部分由我来填满。”
两年的时光给黑发男人雕上了几分稳重,即使现在站在焦点中心光芒万丈的他,选择告白的言辞也还是谨慎不已,充满不确定的试探性,小心翼翼,连捧拉面券的手都在微微发抖……
等鸣人回过神,发觉自己已经和他四手相握了,并且吻住了对方。
什么时候怎样到他身边的已经无所谓了,只要最后抵达对方身边就是最完美的结局。
一吻结束,两人对视而笑,眼底尽是温柔,好像他们从很久很久的以前就这样温柔专注地凝视。
这一刻,欢呼声和炽烈的祝福一起震耳欲聋,从四面八方。
是一场盛大夺目的告白。
场外的树上。
鹿丸不耐烦地掏掏耳朵,“出来。”
“鹿丸大人。”影卫应声而出。
“以后这种事至少要提前通知我一下啊。”
“暗部总管卡卡西大人的命令不可违抗。”
“………啧…通知下去,除了看门的那两个今天全体工作人员休假一天。”
“哎?!”
“……再见,对了,通知民政局,今天休假吧。”
“…………”

ps:第二天,揉着腰的七代目与黑着眼圈的鹿丸两人一边批文件一边进行了一次深刻的谈话。
   鸣人: “打赌之前我提醒过你,佐助可从来没让我失望过。”
“是是是,不愧是是拯救世界的英雄七代目啊。”鹿丸接过文件。
“不是,我最大的成功的不是拯救了世界,而是拯救了佐助。”
“是是是,麻烦死了,我输了就是了,两年份拉面券,拿去。”
“哦!到手了!”
  

评论

热度(18)